◊ 2018.09.05 昨天下班路上等红灯,看到一位中年妇女开着电动三轮车从路口穿过,瘦瘦的,皮肤黝黑,短短的头发迎风吹起。多像我母亲年轻的时候!也许她工资不高,要供养一个或者两个小孩,心里坚定而充满希望。

想想自己,拿着相对轻松的工资,给小孩提供了还不错的教育条件,却那么容易心生怀疑和动摇……从结婚、生子、两个娃,我经历了身体的伤痛,巨大的心理变化,毫无选择地肩负起育儿的重任……这些之所以这么艰难反复,是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没有突破自我认可的阶段。这就是时间的残酷啊,遗憾我们从未成熟,还没能晓得 就已经老了。如今,我决心跟自己和解了。自己走过的每一步,不管是什么样的情绪,都成就了今天的我。

而我也想对我的小孩说,不管你们再怎么“不听话”,妈妈都会看到你们的可爱之处;尽管你们或多或少承载了爸爸妈妈的希冀,我仍然希望你们能成为自己本身的样子;生活何其艰难,我希望你们能保留自己的可爱之处,接受不完美的自己,稳稳地去热爱生活。

2018.09.07 甜蜜不可说,一说就破。

◊ 2018.09.30 头要炸了,夜里三点多起来打了半小时蚊子,四五点抱着豌豆兜兜转转一个小时……很内疚,没有去保护她。明知道感冒,还要装作不在乎的样子一起玩,应该果断地分开;身体不舒服被老人吼,小孩子又没做错什么,为什么要被这种方式对待?还不是因为大人心里的埋怨吗?这时应该果断地干预。因为我的小孩不应该受这么多负面的影响。这不是骄纵。我分得清。这样的指责、压制不光跟我的教育思想不吻合,而且会让他们背上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标签,以及情绪上的不稳定。如今是自我情绪控制,今后还要“表里如一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