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的眼光

《亦舒作品集》

♠ 女人的眼光很多时候差得连自己都不置信,随便抓一个莫名其妙的人,随便走起来,最后随便结婚,或是随便分手。多么可怕。《散发》

♠ 真奇怪,有些女人一嫁便得顺利如意,后来那数十年便专职结婚生子。我单是找这个配偶,怕得穷数十年之勤力,许不一定找得到。《散发》

♠ 再没心思,也得从头开始,活着的人要活下,从头收拾旧山河。《散发》

♠ 也许端木说得对,我心情太过沉重,神情太过拘谨,所以不受朋友欢迎。《散发》

♠ 她自己还是个孩子哪。孩子生孩子的例子太多。她现在有几岁?二十三、二十四?人们常常被爱情迷错了脑袋。《乐园》

♠ 宝宝美得象一朵透明的小花蕾,皮肤吹弹得破,眼睛大而灵活,嘴唇小巧可爱。《乐园》

♠ 所以人们结婚了,因为可以分担忧虑。《乐园》

♠ 年轻人无论遇到快乐事或伤心事,转瞬即忘,只有老年人才会耿耿于怀放在心中。《寻找失猫》

♠ 有些动物的特性是自知不久人世会得自行躲匿起来。《寻找失猫》

♠ 它们年岁大了,懂了灵性,不愿话别,会自动走入树林消失。《寻找失猫》

♠ 世上不是没有好人,可是精神实在难以负担,大家在工余都希望与朋友嘻嘻哈哈开开心心,谁都不想陪人愁眉苦恼。《寻找失猫》

♠ 我再说一个笑话。某太太要跟丈夫分手,她丈夫说:“我一向对你很好,你想想,你怀孕的时候我都没出去玩女人。”你又说这滑不滑稽,仿佛他吃亏了,有的玩没去玩。《男男女女》

♠ 我一向反对同居,因为对女方太不公平 — 尽了所有做妻子的责任,而得不到做妻子的权利。《男男女女》

♠ 私奔。这是所有生活不愉快女性的梦想。照顾这个家已有多年。对方粗心鲁莽,不懂感激,处处留难,令生活更加苦闷。真是一点留恋的余地都没有。《红杏》

♠ 已婚男人手头会宽?从没听过这种事。《锦袍》

♠ 情绪这种东西,非得严加控制不可,一味纵容地自卑自怜,便越来越消沉。《黄石谷》

♠ 在外头走的人都知道,多个朋友便是少个敌人,没朋友不打紧,多敌人可吃不消。《撞球室》

♠ 很久很久之前,男人需要养家,而女人,也乐意给男人养,温柔芬芳一如夜来香。《上司》

♠ 自由职业就是这个不好。太自由了,反而需要更大的自律及意志力。《两者之间》

♠ 一个美女的魅力,是要叫旁人不忘记她。《归家娘》

♠ “为什么小说与电影中总少不了美女?”胡匡反问:“你要不要看丑人作怪?”《归家娘》

♠ 这次分手,她做归家娘,而他,将踏入社会拼搏。《归家娘》

♠ 可是这一份工作,像所有不理想的工作一样,一做便是一年多。《追求》

♠ 开头都说骑驴找马,当马影也看不到的时候,又觉得骑在驴背也不错,至少不用下地走路。《追求》

♠ 我叫了一部车子回家。我心里竟没有一点点犯罪的感觉,我只觉得快乐,无比新鲜的快乐。到了家,妻来开门,我竟没有抬起我的头看她,我匆匆吃完饭,心里充满了王如璋的影子,满满的都是她的影子。《网》

♠ 我看到她的脸,我觉得有无限的欢喜。这种欢喜在别的地方是无法得到的。《网》

♠ 真的,我有什么优点呢?我甚至是这么懦弱,我甚至失去了勇气,没有胆子去攫取我需要,我心爱的人。我配不起她,我希望她明白。
但是我们在一起,曾经有过这样快乐的短暂日子,令我一辈子难忘。
与她在一起,我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人,我觉得自己象一只蝴蝶,完全自由。《网》

♠ 她的朋友很多,经常约会的起码有百多二百位,上到达官贵人,下至江湖卖艺者,都能与她有说有笑,尽欢而散,真有她的本事。《黑色笑话》

♠ 一个人在不得意的时候是很难找到朋友的。人家对我好,会令我自惭形秽,况且技不如人,与人同进出,人不嫌我,我也嫌自己。人若对我不好,那更糟,与其活生生遭白眼,不如找个洞穴,躲起来算数。
所以我没有朋友。所谓穷酸穷酸,穷了必酸,酸了必穷。《黑色笑话》

♠ 感情这回事,要猜来猜去才有意思,一旦落实,就没有味道了。《来生》

 女人的眼光

2 Comments

  1. Elwing7 | | 回复

    我想起亦舒后来整容,最后甚至切掉大脚趾的故事,总觉得跟她笔下的世界完全不相干,又,完全的一样……
    总之是无比的可怕。

    • 小花的架子鼓 | | 回复

      @Elwing7: 不好意思的说,她的文章我刚刚开始读……搜了半天没找到关于她整容的详细报料……可惜。倒是看到师太几本“新作”的评价颇低,真是晚节不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