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见

《看见》/柴静

这本书里印象最深的是青少年爱恋《双城的创伤》、卢安克《无能的力量》、药家鑫《采访是病友间的相互探问》三个故事。十二三的年纪,我曾经在一张纸上抄过几句歌词,是甘萍《潮湿的心》。好象是这么几句:谁能用爱烘干我这颗潮湿的心/给我一声问候一点温情/谁能用心感受我滴水的痴情/给我一片晴空一声叮咛(现在只看歌词觉得好肉麻)。然后用彩笔花了几颗心形,用透明胶带仔细把正反面粘好。不知怎地被爹发现了,我解释说就几句歌词,他说抄这个干吗?把它撕了。我当然没撕,不过因为被爹窥探到这个秘密而深感不安。谁没有情窦初开的时候呢?十岁出头的年龄,心事便难以捉摸……很羡慕欧美的开放,中学生交男女朋友不必对家里遮遮掩掩,反倒平安无事。

♠ 一直到长大成人,生活里碰到厉害的人,我就走避,不搭讪,不回嘴,不周旋,只有跟孩子、老人、弱者待在一起,我才觉得舒服。……明知“吱吱叫的车轮才有油吃”,就是开不了口。

♠ 阿甘是看见了什么,就走过去。别的人,是看见一个目标,先订一个作战计划,然后匍匐前进,往左闪,往右躲,再弄个掩体……一辈子就看见他闪转腾挪活得那叫一个花哨,最后哪儿也没到达。

♠ 不要因为一样东西死去就神话它。

♠ 我们绝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,却希望其他人都能做个公民,这样才会有人帮我们争取更多的利益、权利……

♠ 我跟他哭诉,说自己除了课本,只看过言情小说,脑中空空,敲一下就能听到回声。

♠ 我现在想,我二零零二年为什么得病,就是老想不该想的事,现在为什么快乐,就是不想那些事,只想怎么把该做的事情做好,这一点可能更重要。

♠ 我每看这个,就觉得自己非常渺小,我们受那点委屈算个屁啊。这里说有的人都是九死一生,家破人亡,多沉重的词啊,对他们来说小意思。受尽委屈,有误会,没有钱,半辈子吃不饱饭,儿女找不到工作,女朋友被人撬走,邻居一辈子在盯着你。每当我看他们经历的时候,我忽然觉得我这个年龄经历的所有事情都特别淡。

 看见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