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着

《余华经典文集》

这两天在看余华的书,特别喜欢《许三观卖血记》和《活着》。那些发生在乡村的故事,像乡村一样简朴的语言,秋天的土地、庄稼、耕牛,冬天的寒冷和萧瑟,抽烟的老农,玩耍的孩童,这些在我都充满无尽的亲切和魅力。

碰巧最近又喜欢上了乡村民谣,之前因为“经典老歌”的名头不屑一顾,如今翻出来听听真是无比动情 — If you miss the train I’m on,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. 我想乡村的情调在于穿越的力量,在那片亘古的土地上,不管纷争如何,终究带你回归一片淳朴和恬静。

♠ 当吃饭的时候来到时,老邮政弄的人便能常常听到她呼唤疯子的声音。那声音像是一个生气的母亲在呼喊着贪玩不归的孩子。《河边的错误》

♠ 因为是在雨中认识,在雨停之前相爱,所以东山感到他们的爱情有点潮湿。《难逃劫数》

♠ 在宁静的夜晚来临后,她们坐在镜前打扮自己,打扮得漂漂亮亮后就捧起了琼瑶的小说。她们嗅着自己身上的芬芳和书中的主人公相爱。《一九八六年》

♠ 许三观开始哭了,他敞开胸口的衣服走过去,让风呼呼地吹在他的脸上,吹在他的胸口;让浑浊的泪涌出眼眶,沿着两侧的脸颊刷刷地流,流到了脖子里,流到了胸口上。《许三观卖血记》

♠ 那一年的整个夏天,我如同一只乱飞的麻雀,游荡在知了和阳光充斥的村舍田野。我喜欢喝农民那种带有苦味的茶水,他们的茶桶就放在田埂的树下,我毫无顾忌地拿起漆满茶垢的茶碗舀水喝,还把自己的水壶灌满,与田里干活的男人说上几句废话,在姑娘因我而起的窃窃私笑里扬长而去。《活着》

♠ 我看到老人的脊背和牛背一样黝黑,两个进入垂暮的生命将那块古板的田地耕得哗哗翻动,犹如水面上掀起的波浪。《活着》

♠ 每天蒙蒙亮时,家珍就把有庆叫醒,这孩子把镰刀扔在篮子里,一只手提着,一只手搓着眼睛跌跌冲冲走出屋门去割草,那样子怪可怜的,孩子在这个年纪是最睡不醒的,可有什么办法呢?《活着》

 

 活着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